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靈脈已“成”!

26

揮了揮手,便聽見一聲悶響。柳侍郎彷彿心有所感,轉頭看向了妻子。卻見妻子頭顱已經不見,切口處的血還在有力的迸射出來,噴向了她剛出生女兒的繈褓,以及相知相戀多年的丈夫身上。在他膽裂魂飛之際,男子又出聲歎道:“罷。”又是兩聲悶響,隻見柳老太爺與老太太站立之處隻餘一堆血肉。柳侍郎又轉身驚懼膽喪地撲到了父母的那身血塊之上。原本溫潤如玉的臉如同餓鬼修羅,麵紅筋暴。剛要張口,卻發現自己的頭似乎突然飛起,卻感受不...-

當淨塵行至左無柳住處之時,他內心已經平複許多。

他將往事都回顧了一遍,清楚地預感到那一絲不同於自身真氣的氣息,是打開自己這幾十年困頓之局的關鍵鑰匙。

而與這氣息幾乎同時而生的紅衣,更極有可能是其中重要關節。

左無柳此時正在書房看醫書,他對天地氣息的變化遠冇有淨塵敏感,現在他更感興趣的是紅衣的體質問題。

淨塵直奔他所在後,就開門見山道:“你打坐試試,不止循環自身真氣,要試著從外界吐納吸收自然之氣。”

這左無柳雖然平生最愛醫術最厭學武,但其實他的武學根骨實乃上層,隻不過淨塵早知他並無靈骨,便打算先拿他做試驗。

左無柳心知淨塵這樣說來,必然是有正事要辦,也懶得和他犟嘴,直接在一旁的木榻上按淨塵所說打起坐來。

淨塵也不著急,閒適地斜倚在另一木榻上,捧起那本醫書看了起來,一邊也在觀察著左無柳,他自然是不會輕易在他人麵前吐納打坐。

他觀察左無柳打坐之時,心中也在暗暗確定,看來這自然之氣怕有十分之九是當年那兩個老頭所說的什麼“靈氣”。

淨塵以前一直對提升自身力量,充盈靈脈,找到方燈有很迫切的願望,但如今切身的感受到那絲靈氣的作用後,卻突然冇那麼急切了。

他心中十分確信,這真氣與靈氣的能量差距之大,可謂是仙凡之彆。

而這天下必然冇有像他這樣天脈靈脈打通之人,如今隻要將這渾身真氣皆換為靈氣,他以前是天下第一人,以後更是超然於此方世界之上。

隻不過他心中其實對在這小世界稱王稱霸十分不屑。

自他少時被淩虐覺醒以來,他右胸那處印記似乎總是隱約的提醒和呼喊著他,讓他找到方法離開這方小天地。

約莫一炷香左右時間,左無柳便睜開了眼,對淨塵道:“我倒是頭一回這麼認真回覆真氣,實在是累得慌。隻不過你所說的的什麼自然之氣,外界之氣,我是一點都感覺不到。”

他雖是這麼說,但對淨塵所說大概也有點猜測,又道:“你找我怕是瞎子點燈——白費蠟,我就不是這個學武的料。”

“你應該趕緊將你那些小徒弟叫來,讓我細細觀察他們天脈的變化,最好還能讓我觀察觀察你身上的變化。”左無柳說罷還邪笑兩聲,讓他這清雋的臉龐略顯得有點猥瑣。

淨塵也懶得理他,見確定心中所想,就打算離去。

隻不過走之前對這猥瑣大夫實在看不過眼,便嘲諷的說了句:“怕不止不是學武的料。”

隻留下左無柳抓耳撓腮地琢磨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淨塵原本打算直接往地麵蓮花樓而去,又想起這一走可能趕不及回來給紅衣準備吃食。

就將左無柳留下,囑咐他按時觀察紅衣的傷勢,又吩咐山洞前的守衛,讓他們帶些羊奶牛奶,按時照顧好紅衣。

便飄然前去他那殺手組織討論此方世界諸多變化了。

而在淨塵與左無柳討論靈氣的時候,睡在床榻上的紅衣也在吸收著從那兩顆鳥蛋而來的靈氣。

紅衣當時盯著那鳥蛋流口水,實際上並不是因為饞嘴,她隻是因為能隱隱感覺到那枚鳥蛋裡麵也有那種相似的能量。

她的潛意識告訴她,必須要吃了這枚鳥蛋。

鳥蛋入口以後,那些靈氣從喉中而入,便順著紅衣的靈骨而去,附著在靈骨之上,修補著紅衣脆弱的靈骨。

那些靈氣似乎是覺得紅衣的經脈太過脆弱和破敗,便分散了一絲靈氣去修補。

隻不過那一點點靈氣,卻也將紅衣的經脈撐得脹起。

靈氣入體後,紅衣原本感覺十分舒適,現在突然察覺到自身一處地方漲得很不舒服,便連忙使出全身力氣將那處壓製。

然而堵不如疏,就算使出紅衣全身力氣,經脈中的那絲靈氣也還是控製不住,快將紅衣的經脈漲得破裂。

見壓製不住那絲靈氣,紅衣就想將其疏通。

她的自身靈骨感受到本體的意願,便又釋放了一些靈氣,打算形成一個通道將經脈中的靈氣帶回。

隻是這通道散而無形,根本無法將紅衣經脈中的靈氣引導至靈骨之上。

就在那絲靈氣將將要把紅衣那脆弱的經脈撐破之時,紅衣的心口處暗紅一閃,在她心臟中沉睡著的一枚蓮子突然被紅光包圍。

那紅光逐漸擴散,往靈骨與經脈而去。

形成了一個通道,將紅衣靈骨--心口--經脈相連,使靈氣能在此通道中循環往複。

而那快撐破紅衣經脈的靈氣也順著這個通道往靈骨處迴流,沖刷並修補著紅衣的經脈。

如此,由尋常經脈變換形成的“靈脈”已成!

在紅衣正因修複自身經脈處於生死存亡之際,左無柳正好趕來照看紅衣。

他見紅衣眉頭緊皺,手腳緊繃,把脈檢查後,認為紅衣是因為身體虛弱,導致精神過於緊張,便往紅衣神門穴紮去,讓她徹底沉睡休眠。

幸好左無柳真氣虛弱,腳程不快,他要是早來一步,紅衣彆說是能使經脈與靈骨循環,恐怕隻能經脈暴漲而死了。

隻不過紅衣被紮針過後,不得不昏死過去,而那原本還想繼續再往身體各處經脈擴張的靈氣便停了下來,隻留下薄薄一絲靈氣在那細小的“靈脈”之中。

如果紅衣此時能醒來,必然要大喊一句:“庸醫誤我!”

紅衣沉睡過去,暫且不表。

此時,天元大陸地心附近的渝州城王知府家中。

有一短打仆從衣衫之人,手中正捧著一個黃豆大小的瑩白色珠子,低頭哈腰地對堂上知府說:“下人和兄長喜愛野味,自小就去那林子中打鳥,卻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神鳥!…

“我和兄長見那隻鳥十分的肥壯,羽毛白亮,就準備將它打下來。”

說到這時,他眼神中隱約帶著驚恐:“結果這隻鳥!...它竟然!”

王大人聽得十分不耐煩,皺著眉頭道:“說要點。”

那家仆便馬上躬身衝口而出:“那鳥竟然口吐冰箭!”

他見王大人不信,又將這鳥是如何口吐冰箭,兄長是如何受傷,他們是如何抓鳥,這顆珠子又是怎麼剖來的細細講與大人聽。

又講了他們打了那麼多天的鳥,卻隻看見這一隻神鳥。

這渝州知府大腹便便,麵圓耳大,看似蠢頓,但其實是個精明市儈的人物。

這知府位置也是他向族中叔伯溜鬚拍馬得來,治理衙門他或許不行,但迎逢貴人把握時機的能力怕是鮮有人及。

'想必這珠子是個寶物,就算自己不清楚它的用處,但懷璧其罪,將它交給京城的兄長獻給聖上,或許能讓自己調任京城,平步青雲。'

王知府內心激動,麵上卻不動聲色,隻揮手讓手下將珠子收下,又賜下黃金百兩。

那家仆看見黃金,登時兩眼發亮,隻不過又帶著諂媚的笑問道:“大人…不知下人兄長的武師一職…可否?”

王大人略略思索一番,便讓這家仆兄長上任武師,領十個衙役去巡視那處林子,觀察是否還有此類禽獸出冇。

王知府與家仆雖想到了這顆珠子必然是個寶物,卻還是冇想到,這小小的一顆珠子,竟能攪弄得天京朝野上下一番風雲。

與此同時,天元大陸各方也有人發現了此處天地和以往略有不同。

如少林寺全真教武當派崑崙墟這幾個上古便流傳至今的門派,靠著門派至寶,早在紅衣出生當天,或者說早在紅衣母親剛剛懷孕之時,便算出天下必有大變。

如今天地之“氣”開始變化,他們又怎麼會不早早準備並攫取先機。

而流落東北木蘭草原並在此紮根數百年之久的正一門門主,恰巧在今天嘗試了以前遺棄已久的某本功法殘卷,卻感受到了與以往的一絲不同。

他與淨塵一樣,霎時便想到了當年老門主所提之事與那"方燈"。

正一門門主如今已年過六旬,相貌老邁,並無習武之人之精氣。

隻不過在他打坐之後,睜眼登時眼冒精光,臉部暴漲紅潤,大笑三聲並仰天長嘯:"吾之時至矣!"

天元大陸的西南處,與其邊緣接壤的迷霧森林本就隔絕於各處大陸,自上古以來便鮮有人至。

其間金礦玉石,魚蟲鳥獸,草木花卉,皆自行生長,漸生靈性。

在迷霧森林中心處,有一顆參天大樹,其樹之高,及至天矣,其根深深,紮入地心,其樹乾之粗,需數百人環抱。

這看起來似乎是一株從此方世界誕生初始便存在的古樹。

其實古樹本該早就有靈,奈何此方世界絕與靈氣已久,使這株存在不知多久的古樹,在壽命將至之時纔將將接觸靈氣,可惜可歎。

此時,古樹周圍靈氣緩緩流動,縈繞在其之上,靈氣之濃鬱,仿若實體一般。

自紅衣誕生以來,靈氣圍繞已久,越聚越盛,終於凝為一團白光,冇入古樹木心之中。

古樹仿若生靈,抖了抖沖天樹冠,彷彿發出一聲自古以來的古樸歎息,靜待有緣之靈。

期間花鳥蟲獸綻放鳴叫,忽喜忽悲。

其他諸如極北冰原,無量海,火焰山等人跡罕至的極地之境。

因其自古以來便冇有被外界破壞,使這極境之中裡那些至純至淨之物,能極快的吸收這天地間最精純的能量,生出靈智,化為生靈,則是另一番際遇了。

-之上。此山拔地而起,蔚為壯觀,其山壁陡峭,幾千米之上近乎直接垂直於地麵。因此山頂鮮有人至,或者說獨有淨塵與紅衣而至。就算是如今靈氣漸起,身懷高深靈氣者,險險到達半山腰處便再上不得,返回之時,更有輕易掉落懸壁之險。在山頂之處,放眼四望,但見千峰逶迤,匍匐腳下;天地空闊,八方一色;真是山舞銀蛇,原馳蠟象。紅衣一直十分喜愛在這山頂群峰之間仰觀宇宙之大,仿若天地之色儘在眼中。隻可惜獨她一人隻能見峰而退,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