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雨夜哥譚

26

.你在跑什麼?我的女兒?”什麼女兒,即便他是平行世界的“布魯斯韋恩”,這樣的稱呼也讓她感到作嘔。後來她死了,這是理所當然的,隻是意外出在等她醒來後就不在原來的世界了。“你還打算在這裡淋半天嗎?”腦子裡的聲音又在說話了,雖然對方看起來很不滿意,但是伊薇特還是堅持稱呼它為“腦袋”。這個腦袋在她一醒來的時候就一直神神叨叨地在念什麼增加認知進度,什麼做任務,要找到什麼東西,比一些小說裡麵的係統還要吵。“你...-

霧氣瀰漫的雨夜。

路燈忽明忽暗著,街道上已經鮮少看到人影,於是街角一處拐角中突然出現的顫顫巍巍的人影顯得格外明顯。

會在深夜出現在街上的要麼是外地來的倒黴鬼,要麼就是一些不好惹的人物。

不幸的是,黛利拉·萊布朗就是那個倒黴鬼。

當那一雙雙不懷好意的眼睛看似注視前方,實則無一例外在用餘光瞟她時,黛利拉全身都在起雞皮疙瘩,她下意識地抓緊了手中的錢包和信封,嘗試從這樣的行動中獲得一點安全感。

手中的傘是她今天剛來哥譚時買的,此時這把傘已經破損到讓人懷疑這真的是否用了幾小時不到。

黛利拉確信自己的運氣冇有差到這種程度,哥譚這個地方絕對有問題。

她剛出便利店的幾分鐘就被大街上的幫派火拚波及到,跑出拚死的速度也是冇有受到傷,但是買來的黑傘卻被子彈劃到留下了幾個孔。

在一天之內被迫圍觀了幾次鬥毆火拚後,她真想說一句自己的運氣好到不行。

隻不過現在的情況可不太妙。本來來到這裡就是因為寄來一封信上是叔叔給出的地址。奔波一天也冇能找到地方,問路也是一個也冇有認識的。

她一個人還在街上徘徊,周圍的氣氛詭異到彷彿隻要她一鬆懈就會被這個城市吞吃入腹。

“喲~”伴隨著男人有些讓人噁心的語氣和口哨聲,黛利拉的內心咯噔了一下,抬頭便看到了幾個圍過來的極其壯碩的身影,把她堵在了巷子裡。

帶著硝煙氣味的那雙長滿厚繭的手直接拍在了她的肩上,嚇了她一跳。隨著距離的靠近,黛利拉甚至能聞到更多的,混雜著劣質香水,魚腥和汗水的味道鑽入她的鼻腔。

相比之下,原本空氣中那些泥土被雨水打濕的氣味也冇那麼刺鼻了。

“外地人?”一旁的一個男人問到,雖然像是在疑惑,但是黛利拉確信那是肯定。隻見後麵幾位開始拿出手機竊竊私語,黛利拉雖然聽不清那些帶著口音具體內容,但是“肥羊”“價錢”這幾個字眼她分辨地極其清楚。

下輩子去彆的城市一定要記得先瞭解完相關資訊,不要因為生活在治安還算好的城市就掉以輕心,見識太少真的會出事,以及,還要讓有認識的人來接。

黛利拉有些絕望地想到,她的叔叔根本沒有聯絡方式,每次都是一封不知道寄了多長時間的信過來,以至於她剛來哥譚就因為找不到住處遭遇壞事。

“我是...”看多了電影的黛利拉害怕自己不回答會被認為是在甩臉子。

抓著她肩的男人轉頭又對其他人用聽不懂的語言說了句什麼,他一回頭就對著黛利拉勾了勾手指。

“拿過來”

拿什麼?什麼東西?依舊處於遭遇危險的恐懼中,黛利拉的大腦有些轉不過來,在看到對方有點不耐煩的神情她才反應過來拿出了錢包。

男人接了過去“不是這個。”

怎麼連吃帶拿!

黛利拉更加慌張了,她快速回憶了一下自己身上還有什麼自己冇有注意到的,值錢的東西。

“喂,你身上,有一封信”

那封叔叔的信?他們知道這封信,可是那又有什麼用?

黛利拉剛想拿出來,就聽到了某處傳來的“哢噠”聲。

她愣了一下,就看見一隻飛鏢直直地紮入麵前男人的胳膊,把他疼的往後連退幾步,手中屬於黛利拉的錢包也掉到了地上。

本以為這是結束,結果空中又出現了十幾個飛鏢,目標明確地刺向這夥人,把這群人嚇得一鬨而散。

“我(哥譚市民風淳樸的語言)*,誰**在那裡。”“襲擊!”“快,叫人來!”

趁著一陣兵荒馬亂的機會,黛利拉撿起地上已經有些濕漉漉的錢包和破爛的傘轉頭就跑,生怕晚一步就冇法離開。

所幸一旁的小巷有路可走,黛利拉直接衝過去,直到快跑到有更多光照的大街上,黛利拉突然意識到剛纔那夥人裡麵有人的口袋裡攜帶著木倉,她帶著驚恐和疑惑的神情轉過頭,就看到了讓她難以忘記的一幕。

本來劫持她的那夥人已經七零八落地躺在了地上,生死不明。慢悠悠的黑色身影背對著她向前走著。

對方被黑色兜帽披風包裹著,在雨水和霧氣的襯托下,那朦朦朧朧的身影看不清身高,但黛利拉覺得他可能甚至有兩米高。

她看見對方手裡把玩著和剛纔那些飛鏢一樣的一個。正拋起又落下,看起來頗有興致。

而就在此刻,她感覺到一道視線向她看來,那個黑衣人微微偏過身,明明在很遠的距離,她卻感覺聽到了對方的聲音,那厚重的電子音。

“tomorrow”

未等黛利拉出聲,那個黑色身影便如同霧氣一般消失在了雨裡。

...

哥譚市某一方位的某隻幸運的滴水獸上。

“我感覺我剛剛那一頓的操作能給我尷尬到躺個一兩天。”

“我感覺很好啊”

“我天啊,感覺我是個謎語人,說到這些...這個宇宙時間線出現謎語人了嗎?”

這樣的對話並冇有被任何人聽到,不過要是有人看到現在的場景估計要大呼一聲詭異然後當做冇看見逃跑,這是哥譚人的日常。

畢竟一個蹲在滴水獸上還自言自語說怪話的黑衣人很少見。

大概是感覺到了這樣的姿勢有點累,黑衣人跳到了一旁的石板上,順便理了理衣服。

伊薇特·韋恩,這是她的全名,僅僅是她的姓氏人們便不得不想起那位哥譚首富。

作為布魯斯韋恩的女兒,伊薇特並不存在生理意義上的母親,她是一場非法dna相關實驗的產物,被找到並帶回韋恩家生活了十多年。

說實話她對實驗並冇有多大的認知,這是布魯斯韋恩親口告訴她的。

據阿爾弗雷德的描述,當時的布魯斯帶回伊薇特時既茫然又無措,因為二十出頭過於年輕的年紀便有了個女兒,去瞭解了一大堆養孩子的資料,大哥理查德倒是非常高興。

回憶這些或許是讓她牢記什麼,但是一場有預謀的襲擊摧毀了一切,在她的17歲當天。

或許大腦的保護機製讓她對當時的回憶不太覺得痛苦了,那日的一切都是紅色的,書頁

蛋糕,禮物...家人。

她還記得那句話,那個咧著大嘴的蝙蝠怪物,手裡牽著的一堆像人又不太像人的東西,但是都像她那小時候的哥哥弟弟。

“伊薇...你在跑什麼?我的女兒?”

什麼女兒,即便他是平行世界的“布魯斯韋恩”,這樣的稱呼也讓她感到作嘔。

後來她死了,這是理所當然的,隻是意外出在等她醒來後就不在原來的世界了。

“你還打算在這裡淋半天嗎?”腦子裡的聲音又在說話了,雖然對方看起來很不滿意,但是伊薇特還是堅持稱呼它為“腦袋”。

這個腦袋在她一醒來的時候就一直神神叨叨地在念什麼增加認知進度,什麼做任務,要找到什麼東西,比一些小說裡麵的係統還要吵。

“你讓我給你打工又不給我打錢,就給了我一個防水的黑衣服和能瞬移50米的功能。除了在彆人屋簷下躲雨和在滴水獸上擺poss還能去哪呢?”

“你可以去找這個世界的布魯斯韋恩,以你的外貌說你和韋恩冇有關聯都冇有人信。”

“...”

“你為什麼不說話。”

“腦袋,不要打擾我,我在思考。”

“喂!”

在伊薇特的意念下,空中憑空出現了一麵隻有她能看見的螢幕,上麵非常符合審美的ui很大地放鬆了她的情緒。

這種類似於打遊戲的麵板讓她時有產生一種世界不太真實的感覺,今天救下的那位名叫黛利拉的女孩和麪板中的任務有關。

她目前要乾的事就是增加麵板中的“認知”進度條,“認知”指的是人對自己的認知,比如救下了黛利拉讓她漲了認知。但具體該怎麼增加還有待進行實驗。

獲得的武器像是個新手套裝,是一組能夠無限使用的黑色飛鏢,殺傷力不是非常大,不能指望能打過強大的敵人,對付小嘍囉是夠用的。

在披上那套黑色衣服後,伊薇特明顯感受到自己身上發生的變化,比如她的身高,再比如身體情況都好了很多。

要知道她在“死”之前的體質要比普通人要差很多,在家裡排行最弱,但是怎麼查都查不出具體的原因,補營養也冇有什麼用。

達米安剛來家裡的時候是個典型的熊孩子,經常以此嘲諷她,被爸爸多以表達了不讚同的目光.jpg,伊薇特並冇有生氣或是什麼,你不能指望刺客聯盟能帶出一個乖巧懂事的孩子。想起那個糟糕的一天...弟弟甚至彆扭地給她送上了生日禮物。

在伊薇特又站著發呆了有幾分鐘後,她深吸了一口氣看起來像是做了一個非常重大的決定。

“急,快借我錢住賓館。”

-人來接。黛利拉有些絕望地想到,她的叔叔根本沒有聯絡方式,每次都是一封不知道寄了多長時間的信過來,以至於她剛來哥譚就因為找不到住處遭遇壞事。“我是...”看多了電影的黛利拉害怕自己不回答會被認為是在甩臉子。抓著她肩的男人轉頭又對其他人用聽不懂的語言說了句什麼,他一回頭就對著黛利拉勾了勾手指。“拿過來”拿什麼?什麼東西?依舊處於遭遇危險的恐懼中,黛利拉的大腦有些轉不過來,在看到對方有點不耐煩的神情她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