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1.迦勒底與人理燒卻

26

楠傳音道.語氣中幾分揶揄.“嘿嘿.還行吧.他全身都被我的魔氣入侵.即使能吞噬丹藥.冇有十天半月的怕是也祛除不儘.這種狀態更不要說和淩天兄弟大戰了.”完顏銘訕訕不已.不過猶自為自己解釋著.“對.也是.”南宮楠點了點頭.然後指著白風兩人道:“想必那兩個傢夥身上也有你魔氣.這才使得他們要壓製魔氣.所以我才能那麽輕鬆的虐他們吧.”白風和墨雲身上有完顏銘的魔氣.他們抵製魔氣耗費大量心神.所以才被南宮楠那麽輕...-

一秒記住【棉花糖小說網.mht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黑色掌印徑直向雲霄而去.凝實之極.氣勢如山似嶽.震得虛空都為之顫抖.

看著滾滾而來的掌印.雲霄麵如死灰.不過低頭看到自己身上數層防護光罩.他心中稍安.然後揮動劍胎.一柄淩厲之極的靈氣劍激射而出.徑直迎向黑色巨掌.

危急關頭.雲霄自不會有所保留.一出手便是最強攻.靈氣劍劍意凜冽.璀璨無比.劍尖數十道劍氣噴薄而出.先靈氣劍一步攻擊而出.

黑色巨掌沉凝之極.那些劍氣擊在掌印上.一點漣漪都冇激起就被擊得粉碎.然後黑色巨掌繼續呼嘯向雲霄.

雲霄感覺.這個黑色巨掌放佛將整個天地都籠罩在內.他油然生出一種無力迴天的感覺.

雲霄知道.黑色巨掌已然鎖定了他.無論他怎麽逃.也逃脫不得.他心中一狠.凝視著巨掌.隻希望靈氣劍能阻擋住巨掌.再不濟也要最大可能的消耗巨掌的能量.

“哢嚓.”“哢嚓.”

摧枯拉朽般.靈氣劍被巨掌拍的寸寸龜裂.繼而化作齏粉.而黑色巨掌竟冇有一點頹勢.一如既往.一向無前.

雲霄大駭.然後大喝一聲.發瘋似地揮動劍胎.一柄柄靈氣劍透過劍胎而出.轟向黑色巨掌.而雲霄自己則快速後退.想拉開與巨掌的距離.他邊退邊揮動劍胎.更多的靈氣劍呼嘯而出.

雲霄此舉無疑聰明之極.他儘量拖延時間.想用靈氣劍消耗巨掌的能量.

他知道時間拖延的越長他能抵擋住巨掌的可能性就越大.

看著這邊.華敏兒皺著眉頭道:“淩天哥哥.雲霄這樣一直退.怕是很快那個掌印能量就會被消耗儘了.到時候縱使拍在他身上怕是對他也造不成什麽傷害.”

如果巨掌對雲霄造不成什麽傷害.那麽以雲霄此時的修為對上淩天.淩天不能展露自己完好如初的情況下自是很難應付.華敏兒擔心的就是這點.

“嘿嘿.不用擔心.雲霄一會就要倒黴了.怕是我根本就不用跟他交手.”淩天又怎麽不知道華敏兒在擔心什麽.不過他卻對完顏銘信心滿滿.暗道:“完顏大哥怎麽可能讓著小子好好的呢.不然即使我不說.恐怕他也會被大嫂責怪不輕.”

“哦.是麽.”聽得淩天這樣說.姚羽眼眸滴溜溜直轉.一副懷疑的模樣.

“不信你接著看嘛.”淩天道.

“哦.好吧.”姚羽點了點頭.然後凝視著前方.認真觀看起來.

果然如淩天所想.那黑色巨掌果然非同尋常.在擊碎了數柄靈氣劍後並無一點頹勢.掌印上魔氣氤氳.漆黑如墨.去勢洶洶.

而完顏銘則抱著雙手.好整以暇地看著雲霄後退.冇有一點擔憂之色.甚至.在他眼眸中流露出一抹壞笑.一副陰險無比的樣子.

突然.令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發生了.先前還緩緩前進的巨掌突然加速.以奔雷之勢.摧枯拉朽的將擋在前方的靈氣劍擊碎.然後瞬間就來到雲霄身前.

雲霄大駭.他來不及做出更多的動作.隻來得及將劍胎橫在身前.劍胎彷彿感受到了危險.劇烈顫抖.射出千萬道劍芒.迎向黑色巨掌.

“砰.”“哢嚓.”

隻聽一聲沉悶的響動.繼而是一聲清脆的哢嚓聲.後者這一道哢嚓聲卻無比的清晰.淩天暗暗一笑道:“哈哈.雲霄這次即使不死怕是也要脫層皮了.”

那哢嚓聲淩天很是熟悉.先前完顏銘攻擊墨雲的時候他就聽見過..那是劍胎碎裂的聲音.萬劍崖專修劍胎.是自己的本命丹器.如果劍胎受損.輕者靈魂受創.重者魂飛魄散.

千萬道劍芒被黑色巨掌一掃而過.能量宣泄肆虐.繼而擊在劍胎上.將之擊損.

在聽見哢嚓聲的時候.雲霄就知道事情要遭了.然後他眼睛一黑.他感覺靈魂一陣劇痛.一口血狂噴而出.血霧染紅了整片天地.

好在劍胎堪比靈器武器.經此一擊後也隻是微微受損.並冇有斷裂.劍胎化作一道玄光進入了他的體內的金丹中修複去了.怕是短時間再難祭出.

不過此時黑色巨掌已經不複先前的威勢.凝實的樣子也微微渙散.

“希望守護禁止可以抵擋最後的攻擊吧.”這是雲霄心中最後的救命稻草了.

“噗.”

一聲如裂帛的聲音響起.黑色巨掌擊在雲霄身上.第一層光罩隻堅持了一瞬間就轟擊破碎.一股能量風暴驟然形成.呼嘯之聲大作.風暴捲動.雲霄放佛是一團柳絮.隨風飛舞.

不過也因為這樣.雲霄向後退的速度更快.也卸去了黑色巨掌不少掌力.可是饒是如此.雲霄再次噴出一口血液.血液噴灑在光罩上猩紅一片.

“噗.”“噗.”“噗.”

接連幾聲.第二層第三層四層光罩也相繼破碎.此時雲霄又噴出了一大口血.他身上還有最後一層防護罩.不知能不能擋住完顏銘最後的掌力.

“哈哈.淩天哥哥.那個掌印還有餘力.雲霄這次怕是死定了.”華敏兒莞爾一笑.對雲霄有此遭遇是樂聞喜見.

在縹緲城的時候.華敏兒就知道了雲霄的為人.這是一個專騙人感情的敗類.此時他有此遭遇.華敏兒自是不會有半分同情.

“如果雲霄隻有這些準備的話.那麽是有**他會死去.”淩天點了點頭.同意了華敏兒的猜測.不過他心中卻升起異樣的想法來.暗道:“怕是雲霄不是這般簡單就會死去的人.也不知道他有冇有保留什麽手段.”

圍觀的眾人無不震驚.完顏銘半成功力的一掌竟有如此威力.那麽如果他全力施為.怕是他們在場的所有人聯合起來也抵擋不住.

墨雲和白風臉色慘白.比先前被南宮楠扇打的更加不如.雲霄的太爺爺是現任門主的師尊.他在萬劍崖地位超然.如今在墨雲兩人的眼皮地下死去.怕是他們也逃不了乾係.回去後一定會麵對雲霄家族甚至是門主的責罰.

想到這.他們對於帶雲霄來此的決定懊悔不已.他們隻有寄望雲霄還有最後的保命手段.

“噗.”

如華敏兒所想.雲霄身上的最後一層光罩果然抵擋不住黑色掌印最後的掌力.堅持了片刻後就此破碎.一股洶湧的能量肆虐.眼看就要擊在雲霄身上.到時候怕是他會慘死當場.

墨雲和白風心提到了嗓子眼處.他們身形閃動.想去救援.不過一道白影閃過.攔阻了他們的去路.定睛一看.不是南宮楠又是何人.

“嘻嘻.銘哥說要公平.你們自是不能去幫忙.聽話喲.”南宮楠嫣然一笑.如月闕裏的仙子般明麗動人.不過卻給白風和墨雲一種來自就有惡魔的感覺.

南宮楠說著.伸出了纖纖玉手.輕描淡寫地扇了過去.結果可想而知.白風兩人又如兩顆石子般被扇入了大湖中.

“哢嚓.”

一道清脆的響動傳到了眾人的耳畔.眾人循聲望去.隻見此時雲霄身上白濛濛一片.一個光罩又覆蓋在他的身上.隻見他的手上.正握著一塊破碎的玉符.

顯然.他又捏碎了一塊防護玉符.

雲霄居然還保留這一塊防護玉符.

“嘖嘖.這個小傢夥心急果然很深.不過這樣也夠他受的了.”完顏銘嘖嘖稱奇.對雲霄的心機讚歎不已.

雲霄知道如果他一下用出所有的防護玉符.那麽完顏銘的修為瞬間就能計算出他的防護力度.那麽出掌的技巧也會相應提高.不過他隱藏了一枚防護玉符情況就不一樣了.

雲霄其實在賭.絕世高手都有自己的驕傲.完顏銘說不打死自己.那麽就絕對不會打死自己.他出掌一定破除防護禁製後.堪堪將自己擊得重傷.

顯然.雲霄賭對了.

在最後關頭.雲霄用了最後一個防護玉符.替他擋去了本應將他擊成重傷的掌力.

這個黑色巨掌在擊碎這個光罩後已經是強弩之末.再難對雲霄造成什麽傷害.不久後黑色掌印消散不見.

“噗.”

雲霄再一次噴出一口血液.雖然防護罩替他擋去了黑色掌印最後的能量.不過擊在防護罩上的衝擊力依然強悍無比.再加上雲霄被擊碎本命丹器.他是傷上加傷.怕是一時半會咱也難出手.

“咳咳……”

一陣劇烈的咳嗽.此時雲霄跪在大湖麵上.口中血也流溢.染紅了大片水域.他全身魔氣縈繞.顫抖不已.臉色蒼白如蠟.頭髮淩亂無比.他掙紮著想站起來.不過試了幾次後卻始終站不起來.最終隻好無奈的放棄.

雲霄雖然爬不起來.不過手卻還可以動.他從儲物戒指裏取出一枚丹藥.混著血就吞了下去.頓時.一股蓬勃的靈氣充盈著他的全身.他的傷勢在快速修複著.

“銘哥.這下你可丟人了.這小子此時居然還能吞食丹藥.”南宮楠傳音道.語氣中幾分揶揄.

“嘿嘿.還行吧.他全身都被我的魔氣入侵.即使能吞噬丹藥.冇有十天半月的怕是也祛除不儘.這種狀態更不要說和淩天兄弟大戰了.”完顏銘訕訕不已.不過猶自為自己解釋著.

“對.也是.”南宮楠點了點頭.然後指著白風兩人道:“想必那兩個傢夥身上也有你魔氣.這才使得他們要壓製魔氣.所以我才能那麽輕鬆的虐他們吧.”

白風和墨雲身上有完顏銘的魔氣.他們抵製魔氣耗費大量心神.所以才被南宮楠那麽輕鬆的扇到.

-他的全身.他的傷勢在快速修複著.“銘哥.這下你可丟人了.這小子此時居然還能吞食丹藥.”南宮楠傳音道.語氣中幾分揶揄.“嘿嘿.還行吧.他全身都被我的魔氣入侵.即使能吞噬丹藥.冇有十天半月的怕是也祛除不儘.這種狀態更不要說和淩天兄弟大戰了.”完顏銘訕訕不已.不過猶自為自己解釋著.“對.也是.”南宮楠點了點頭.然後指著白風兩人道:“想必那兩個傢夥身上也有你魔氣.這才使得他們要壓製魔氣.所以我才能那麽輕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